laojifan2015

三 戏说金晓青与范迎利


   戏说金晓青与范迎利

以下内容虽说是戏说的语言,但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;大家可以从中看出一对狗男女的嘴脸。

金晓青:这是一份迟来的悔恨,多年以来我都在怀疑,不敢查询你过往的经历;

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,你一直都在做鸡吗?     

范迎利:我的家,在河南,过河还有八百里!小地方,纯洁心,怎么可能去做鸡?

金晓青:大家都说,都说你是鸡,你以前真的是做鸡的吗?要不你的工作简历亮出来?

范迎利:老骚鸡要装逼多少年? 恶毒心要装纯多少年?一个逼要承受多少男人的摩擦,  才能够完全变黑!下海卖逼,是为了生活!卖逼的人又不是我一个!

金晓青:你好会装逼啊!

范迎利:为了赚钱,为了找个男人,处女模修复了一次又一次,老逼整容了一次又一次,会叫你感到少女的感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金晓青:不卖逼,也一样的能生活啊!

范迎利:我也是没有办法,想过有房有车的生活,就得去卖逼啊!不想过萝卜白菜的生活啊!

金晓青:你到底卖逼多长时间啊?

范迎利:兹兹复兹兹,老逼众人日;日日复日日,十年如一日!你不用难过,比我卖逼时间长的女人多的是,我不是最长的一个。

金晓青:既然木已成舟,逼已变黑,你就买个车子给我吧!

范迎利:我的逼太大,卖不出车子的价钱。装纯的我,怎么卖也卖不上价

金晓青:我希望,你能为我买一栋房子!

范迎利:我的逼太贱,买不起超贵的房子!装逼的我,怎么抖也抖不起来。

金晓青:十年卖逼生涯太不值了!你得到了什么?

范迎利:十年做鸡生涯使得我我装逼装纯功夫装高潮一流,阴险狡诈,花招多多;

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,一定先撒尿照照自己的长相再决定是否卖逼!

      

金晓青:这么说了,你是没有人要了才被河南众多嫖客操出河南的吗?

范迎利:为什么你还不能明白,不愿放弃你的鸡,这是我无奈的选择;装高潮的我,怎么哭也哭不出来;再说,10年间逼被捣大了,但是肛门被搞大了,用起来一样的舒服!

金晓青:两年以前,你离开我到远方是卖逼,想找有钱的,嫌弃我如斯!两年以后,你为什么还持续不断的在网络上叫春,炫耀你身边有我?

范迎利:十年老逼谁人要,只有你这只哈巴狗!不是找不到更差的,有你这只哈巴狗,就不想再找更差的!

金晓青:那你为何一边在远方卖逼,一边还和我交往?

范迎利:不愿放弃你的爱,那是我在骑驴找马,你备胎备的好辛苦,我爱你爱到骨子里!大傻逼!只要你不离,我就不弃,我们的爱情天长地久!

 

金晓青:可是,现在亲戚朋友同学同事,都知道你是10年鸡了怎么办?

范迎利:(哭)名声不重要,我们都不要放弃,要让我们的内心强大起来,好不好?不经历风雨,怎能见彩虹,没有爱情能随随便便成功!

金晓青:(哭)好个痴情的妓女啊,真叫人感动!

范迎利:(哭)就是叫你身败名裂,我也不会放弃我们爱情的;床上功夫好,才是好女人!女人脱了衣服都一样,都只一个逼,没有什么区别!

金晓青:你的逼就特殊在有那么多男人共享过;但是如果一只母狗的床上功夫好,我就该呆在母狗的身旁吗?毕竟人和狗在智商上、层次上有着天壤之别!再说,从遗传上来说,人和狗的后代生出来的是狗或者是半人半狗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,要是生出了和你一样品质低智商低只会想着如何咬人的狗,我如何面对列祖列宗?

 

金晓青:我们还是放弃吧!

范迎利:既然选择了你,我就不会放弃,你作为一个男人要有责任心,做人要经得起打击!以后你就认真工作养家,我就一边暗地卖逼,一边24小时守在网络上,想办法打败那些发我丑事的人!

金晓青赞道:好有毅力的老妓女啊!

范迎利:宁愿娶个妓女大当老婆,不要娶个老婆当妓女!

金晓青:狗能改的了吃屎吗?你的嫖客这么多,你又会装逼,谁知道你会不会像从前一样,一边电话里说爱我,一边和别的男人搞?

范迎利:你不知道,做过妓女的女人做了妻子后,大多数都有性冷淡!再说,长期被各种变态男搞,现实的很!没有钱哪个妓女会随便出轨!

 

范迎利:如果有人骂我,就说是被我甩掉的男人在报复;如果是骂你,就说是被你甩掉的女人在报复!那些熟悉我们的人只会耻笑骂我们的人!十年卖逼,黑白颠倒的本事不是白学的!

金晓青:好主意,真是个聪明的老妓女啊!快脱裤子,我现在要吸你老逼,学习把黑逼变成白逼的本事!

范迎利:只要你愿意坚持不懈的舔我的老黑逼,即使我的丑事叫人揭露,即使叫你身败名裂,我也不会后悔的;这是为什么哪?过去十年,我搞了那么多男人,却一无所得;现在找到你这个愿意舔我老黑逼的大学生冤大头傻逼,听话的哈巴狗,我后半生就有人给我养老了!下面的嘴有人舔,上面的嘴有人养,我怎么会后悔?

 

范迎利:金晓青真有福气,尝到我范迎利老逼里上万男人精子味道!

金晓青:我是前麻兰金晓青,万人捣比的范迎利,老比味道丰富

范迎利:我们俩一个寒窗苦读10年,一个床上苦战10年;真是一对恶心的狗男女;

金晓青:我们俩一个满脑子大粪的死狗,一个阴险恶毒的骚鸡;真是一对恶心的狗男女;


评论